此时长贵做了一个潇洒的动作,用左手掀起自己西服衣襟,右手向内插口伸去:“服务员,埋单……”

“吱……”早晨八点老柴骑着电瓶车刚到久盛百货门口身上的电话响了,当老柴伸手触摸到手机时,电话却又恢复了平静,显示屏上面只留下一个未接的电话号码。是一绝望之塔97个陌生号,老柴有点犹豫,最后还是将电话反打了回去。

“老柴吗……”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老柴并不熟悉,是个yy604男人,地道的沭阳腔,老柴搜索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想起电话里的这个和自己套近乎的男人是谁,他只得很不好意思地说:“你是……你是哪位?”

“嗨!做老板了,把老同学给忘记了……”

尽管老柴又向过去寻找了一段时光,还是没有想起电话里似公鸭腔人,他只得开口说:“不好意思,真的没有想起你……”

“小学时候,抢你铅笔的那个……”提到这事,小小宗师马奈草地国际俱乐部,星启华娱,大唐玉环记老柴突然有点厌恶,在老柴的头脑中出现了一个头上长有许多卷毛小男找铅网孩的身影,他是老柴读小学时公社禹州金辉里民政股长的儿子长贵。那时,长贵仗着有一个好爸爸,又是吃商品粮的,所以他从来没有眼色善待过像老柴这样土生土长的农家孩子。那时可能是营养不良,老柴的个头在全班的男生中数他最矮,就是因为老柴个子矮了点,所以就成了长贵的欺负对象。记得一次勤工俭学表彰会,还是小柴的老柴由于上交的青草比较多,学校奖了两支铅笔。会后老柴正拿着铅笔沾沾自喜的端详着,从身后突地伸出了一双手,把他的铅笔给抢了。抢铅笔的正是这个长贵。事情发生后,老柴并没有向老师汇报,只是望着长贵远去的身影掉了几滴眼泪。因为老柴知道老师除了有些势利之外,也拿这位公子没办法。

长贵电话里提到的就是这回事,听到他的声音,尽管老柴有点不高兴,但转而一想,那毕竟是几十年前孩提时代发生的点滴小事,如今大家都已五十多岁了,还计较这些干啥呢?老柴对着电话很爽快地说:“啊!是长贵啊,你在哪了?”

“你转过头来……”老柴转过身,发现长贵就在上海路路东旁久盛广场边的一棵法国梧桐下,实际上就在老柴的身后二十多米的地方,他手拿着电话正在朝老柴笑呢。虽多年未见面老柴一眼就能认出长贵,他头上的毛虽少了些,但还是卷卷的圈,毛发卷的弧度一点未没有改变。老柴支起电瓶车,紧走几步,抬起手对着长贵大喊道:“你这个家伙,总是改不了老毛病,都这么大了还欺负我!这一点点的距离还要我浪费几毛钱的电话费……”

“好,好,好……不是为了出出趣吗……前天我去乡下,你家一位兄弟告诉了你的电余润东话,未想到,今天在街上就遇到了你……”长贵用手招架着,见老柴并没有下手,停了正说的话题,转口问道:“吃过早饭了吗?”

“没呢!”

“走!今天我招待你!”长贵显得挺阳光,见他慷慨的样子老柴没有吱声,转身准备向久盛百货东面的小巷子里走去,因为那里有几个做早点的临时摊位。望着老柴,长贵立刻大声喊道:“你老柴是瞧不起我还cz3167是怎的?难道我长贵沦落到在小巷子的摊点上招待老同学吃早点的地步了吗?”长贵边说边用手拉老柴向北走。老柴知道,在久盛百货北面刚开业了一众爱宏伟家像样的饭店,或许长贵是想带他到那儿用早餐的。

果真不假,一百多米远,才开不久的花中城酒店门口刚停下脚步他俩就被迎宾小姐引领了进去。店内的早点真的不错,蟹黄包子,扬州鸡粥,还有茶叶蛋,豆浆之类。说心里话,老柴已很久都没有于筱诺吃这样奢侈的早点了。点了几样可口的,坐下来之后,老柴慢嚼细咽享受着美味早餐给自己带来的愉悦,脸上洋溢着对长贵的感激之情,老柴早把小时候那令他生厌的长贵及对他做的一切抛到了九霄云外。

长贵先于老柴吃过,他拿起桌上的餐巾纸在他油滑滑的嘴上很是讲究地抹擦着,直到他认为满意的时候才把那已被他弄脏的餐巾纸揉了揉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里。只很一会儿,老柴也吃过了,此时长贵做了一个潇洒的动作,用安瑟十三左手掀起自己西服衣襟,右手向西服的内插刘成杰是谁口伸去:“服务员,埋单……”

听到喊声一个漂亮的女服务生来到他们身边,很有礼貌地向长贵鞠了一躬:“先生,一共四十八元!”小女生说过话,长贵伸在西服内插里的右手却卜贤圭僵直地停在那儿不动了,长贵的脸抽搐般抖动着似对女服务生又像对老柴说:“给日的,今天早晨换衣服时把钱包给撂家去了……”

长贵似乎很不好意思,在女服务生的面前长贵的表现使老柴也显得挺尴尬,他忙起身右手伸向裤插,掏出一张五十的钞票,付了餐费。

“老柴,明,明天……你再出来,还钟统林在这里,我,我保证好好招待你一次,今唐宣宗李怡天,是我出了洋相……”长贵跟在老柴的后面不停地唠叨着,老柴则很客套回应道:“没什么,没什么……”老柴嘴虽这么说,但心里却又想起了过去那个长着满头卷毛,经常欺负他,抢走他铅笔的那个小长贵。

他俩一前一后只几分钟就又回到了久盛百货的门口。老柴走向自己的电瓶车,走在他身后的长贵则被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人给截住了。只听那邝安民女人对长贵说:“大哥嘎,我……”接下来妇女的话老柴就听不清了。老柴以为长贵是遇到熟人了,他就站在电瓶车旁向街边望着景色,目的是在等长贵和那个女人将话说神箭遗恨完,他要和长贵打个招呼,再回家。可当老柴望了一会街景回过头来,却发现长贵和那个抱着孩子的月桂湖花园妇女都不见了。

老柴无奈地摇了摇头。人不见了,老柴推起电瓶车便向广场出口走去……

“老柴啊!我发了,短短的几分钟,我就狠赚了一笔,看来你明天的这个早饭我是供定了……”老柴还未走广场,身后就跟了来,长贵拉住老柴喜形于色,一定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怎么赚的?”

“刚才有个外地在沭阳‘久盛百货’打工的女人,家里有急事要回去,可‘久盛百货’给她的工资却是购物卡。她秦卫江砸店处理结果急于出手,一千元的购物卡,五百元就给我买下来了,哈哈,赚了……”看长贵有点得意忘形,老柴不禁想起了吃早点的事,忙问:“你口袋里不是没钱吗,五百元钱又是哪来的……”

长贵指着久盛百货门边的建设银行营业部:“我不能到银行去取吗?”听了长贵的话,老柴转而对长贵说:“你长贵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一辈子你讨了别人许多巧,这次你是确确实实被人赚了,被刚刚的那个女人给骗了。”拍着长贵的肩膀老柴苦笑着。

“不!不可能!杨树朋妻子邹丽娜再婚我和那女人到柜子上查了,卡上是一千元,是收银员亲口对我说的……”

“告诉你吧,在收银员处查的那张卡里面确实有一千元的充值,但查过金额的那张卡,再回到那个女人手中时,她立刻用身上一张空的一模一样的购物卡给置换了。这是骗子惯用的伎俩,是一种预先设定的套路,沭阳已有许多像你这样爱讨小便宜的人被骗了……”老柴给长贵耐心的解释着。

“不!不可能,不会的!”长贵口中虽这样说,但身子却快捷地折返了回去,向久盛百货大门走去。长贵是想再去验证一下手中的那张购物卡,看到底有没有被那女人骗。老柴心想,长贵得到的一定是令他失望的结果。

望着长贵狼狈的身影老柴心中泛起了一丝开心的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