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一战成名

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美国斯坦福计算机专业结业的李泽楷乘势而上,1998年推出“数码港”计划,从香港政府手中免费取得一片64英亩土地,以及香港信息技术园区─数码港的独家开发权。


1999年5月4日,33岁的李泽楷购买一间市值3亿多港元的空壳上市公司──“得信佳”,把“数码港”开展权益无条件注入“得信佳”,并将“得信佳”更名为盈动数码,主营高科技事务,完结借壳上市。

盈动数码上市首个买卖日,股价涨了23倍,市值最高时突破了2千亿,李泽楷账面获利几百亿,缔造了财富神话。


2、寻求落地

但是,面临如此张狂的资本商场,李泽楷心里深深不安。盈动数码有的仅仅未来蓝图,要将蓝图变成实际,不光需求绵长的时刻,且充满不确性。互联网热一旦降温,2000亿市值的泡沫很快就会幻灭。


李泽楷想在潮水退去前,用市值优势和商场招引力,把盈动数码做实。恰巧这时候,英国大东电报局放出音讯称,即将出售其持有的香港电讯54%股权。

香港电讯是香港首要电讯供货商之一,在香港电讯服务商场的占有率高达97%,1999年度的财物陈述显现,其财物净值高达3800亿港元,而且有满足现金流,没有长期负债。

时机喜爱有预备有才干的人,李泽楷得知后大喜,决议再次反击。

2000年1月24日,英国大东电报局和新加坡电信一起宣告,迁就两家公司的兼并进行恰谈,但详细计划,他们并未达到终究协议。

3、困难重重


时机虽然有,但要赢得这场战役,太不容易。这是至少一笔350亿美元的大买卖,但李泽楷除了股票市值,简直两手空空。到哪里去找这么多钱,很扎手。除了钱,还有一个大问题:大东和新加坡电信早有预谋协作,很难插足。

新加坡电信是由李光耀小儿子李显扬掌握的新加坡国有企业,曾是全世界最大移动电话服务商,不只强壮,还会为了赢得这个买卖拼命搏击,由于新加坡本地商场狭小,加上商场敞开,所以不得不拼命往外走。拿下香港电讯,它不光能够一举取得香港商场,而且还可借机瞭望大陆商场,毫无疑问,必竭尽全力。

4、出场搅局

1月26日,大东和新加坡电信拿出了开端性协作形式与计划。为了延迟他们的进程,李泽楷立刻把风吹给了大东:盈动数码也对香港电讯有爱好。由于他信任:大东是聪明人,没看到李泽楷的筹码前,不会做出不行拯救的决议。

公然变局突现。2月3日,大东和新加坡电信对兼并后控股公司的估值、权益分配等问题上的不合开端被媒体曝光。出于对香港电讯的爱情,一些知悉买卖的民众和业内人士也开端宣布晦气新加坡电信的定见。在一系列晦气于买卖的情报和言论下,香港电讯的股价继续跌落。




局势有利,李泽楷向新加坡电信揭露宣战。2月11日,新加坡和大东的商洽还在进行,李泽楷出乎商场预料地甩出榜首张牌,揭露表明有意收买香港电讯,然后展开了实质性举动。

5、山穷水尽


一方面,李泽楷从香港电讯管理层下手,利益和情感左右开弓,让管理层倾向于被李泽楷收买。一起,他也抓住拟定出收买的两套计划,榜首计划是朴实用股票完结买卖;第二计划是用股票加现金完结买卖。

李泽楷认真地做榜首套计划,以利诱新加坡电信,让他们小看自己的现金实力和才干。第二套计划才是杀手锏,摸准了大东出卖香港电讯套现的刚需,施行的关键是给大东的现金要比新加坡电信给的多。

得知新加坡电信给大东的现金是50亿美元后,李泽楷心中有数了。他预算至少要拿出上千亿港币,也便是不低于1/4的现金,才干比新加坡电信给得更高,以满意大东套现的愿望。问题是李泽楷没有多少现金,他也不想找李嘉诚。

6、期望来临

尴尬之时,两大暗地高手出手为李泽楷操盘找银行借款。怎么让银行将上千亿港币借给没有钱,也没有财物的盈动数码?能用什么筹码去和银行交流?


终究他们从一条香港法则看到期望。按此法则,假如收买能赢得香港电讯在大东之外75%其他股东的拥护,就能够收买整个香港电讯;要是达不到这个拥护率,收买也就报废。

这意味着,一旦李泽楷从大东收买了香港电讯,终究可具有的不是54%,而是100%的香港电讯,就有满足筹码拿香港电讯股份找银行典当借钱。

假如李泽楷不能具有整个香港电讯,收买就不会发作,终究也不会用银行的钱,而银行还能够收取一些手续费用,银行乐于赚这样的钱。

7、再续神话

李泽楷用此计划向银行展开了游说,他们愉快而迅速地承受了。通过评价,银行们以为香港电讯能够担负130亿美元的债款,同意为盈动数码供给130亿美元的银团借款。从萌发借款计划到银行许诺放款130亿美元,整个进程,只用了4天时刻。

李泽楷用120亿美元+股票收买大东手里的香港电讯股票,2000年2月29日清晨3:30,大东答复:他们承受。从2月11日揭露宣战到2月29日收买成功,这场价值5000亿的“世纪大买卖”并购案,用时不过18天。这一年,李泽楷才34岁。


整理整个进程,咱们发现李泽楷真是资本运作的天才,他先即将并购的香港电讯股份典当借款,再用银行借款购买香港电讯的财物,又用并购后的香港电讯财物还银行借款,自始至终没花自己一分钱。这种方法,可谓神来之笔,这种时机,百年可贵一遇。

8、暗地英雄

值得一提的是为李泽楷操盘的两大暗地高手袁天凡和方风雷。

袁天凡,曾担任香港联合买卖所总裁。1987年,香港爆发了一次史无前例的股灾。其时香港联交所请遍了一切专家,却都没能处理商场普跌的现状。终究,袁天凡以一己之力处理了这一难题。


方风雷,曾任我国世界金融有限公司副总裁,中银世界控股有限公司履行总裁,我国工商东亚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履行总裁,高盛高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他拿手大型资本运作,主导参加过我国电信收买香港电讯、PCCW收买;我国移动、我国电信、我国联通、我国石油、我国石化、我国海洋石油、宝钢等企业的重组上市等项目。


2008年,方风雷与毕马威大中华区上一任主席何潮辉、高盛前资深银行家王忠信协作创办了厚朴出资。2009年,厚朴出资花55.4亿港元和567亿港元别离接手我国银行和建设银行的H股,成为建设银行的第六大股东。同年,厚朴出资耗资60亿港元抄底蒙牛乳业,创下了我国食品行业中买卖金额最大的一宗买卖,3年后全身而退,净赚3.2亿。

李泽楷的成功,固然有李嘉诚的无形背书,但他的才干和人脉也毋庸置疑。正如海洋教师所说:你是什么人,就能招引什么人。李泽楷不是一个人在战役,而是有一个优异的团队在背面支撑。所以说,一个人走得快,但走得远要靠一群人!经商首先要运营好自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