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光绪年间,宝庆府有一个叫赵江的汉子,生得牛高马大,力大无穷。一天朝晨,赵江外出就事,途中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倒在路旁边,赵江就走上前问询。年轻人通知赵江,自己姓柳,是个读书人,由于家中有一件祖传的宝藏,被一伙匪徒知道了,深夜前来掠夺,家人已全被杀戮,自己带着宝藏十分困难才逃了出来。

赵江见这个姓柳的皮白肉细,确实像一个墨客,当下暗暗打起了主见,试探着说:“那你现在有何计划?”柳成长叹一声道:“家中房子已被歹人付之一炬,我预备去投靠外省的一个亲属,但是出门匆促,没带银两,现在真是穷途末路,步履维艰了。”

赵江听罢忙道:“我家离此不远,若不厌弃,你先到我家中养好伤,再上路不迟。”柳生听了,打量了赵江一眼,允许道:“那就叨扰大哥了。”

赵江将柳生带到家中,请来郎中为他治疗。柳生对赵江感谢地说道:“大哥,你便是我的救命恩人,等日后惊涛骇浪,我定会奉寄一百两银子到贵寓以表谢意。”

赵江摇头道:“我岂能图你的金钱?你真要谢我,就将那件宝藏拿出来,让我开开视野吧。”

柳生道:“这有何不可?”说着伸手向怀内一掏,拿出一只三寸来高的金色的水晶杯。

赵江将杯子接过来,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只见杯子晶莹剔透,光芒耀眼。他平常略懂得一些玉器宝石,忍不住暗暗置疑:这只水晶杯尽管贵重,但也算不得什么绝世奇珍,何故匪徒会为了一只杯子杀人全家呢?

柳生好像看出了赵江的心思,说道:“大哥,这只杯子的价值不在水晶自身,它还有美妙之处。”说完,柳生让赵江取来一壶酒,往水晶杯中斟满酒,就在这时,奇特的现象呈现了,只见方才还空空如也的杯底上,呈现了一条耀武扬威的金龙,金龙绘声绘色,栩栩如生,好像在杯底渐渐地游动。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金龙又变得含糊起来,最终逐渐不见了。

赵江看呆了,过了半响才振奋地说:“金龙来无踪去无影,真实太奇特了!”

柳生允许道:“此杯又叫祥龙杯,传说具有它后能绝处逢生,罹难呈祥。”

赵江拿着水晶杯依依不舍,他想了想,对柳生道:“水晶杯你带在身上很不便利,不如我替你保管,等你脱离时再原物偿还。”柳生听了,一挥而就地址允许,说:“那就有劳大哥了。”所以,赵江忙将水晶杯拿进闺阁。

第二天,赵江叫妻子孙氏好生伺候好柳生,自己悄然拿着水晶杯来到城中一家玉器行,要工匠赶忙打造出一只相同的杯子。几天后,拷贝的水晶杯打造好了,赵江细细比较,两只水晶杯看起来如出一辙,难以分辩。这时,柳生的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就向赵江告别。赵江从闺阁拿出那只拷贝的水晶杯,预备还给柳生。

孙氏见了,劝老公道:“这样不当。既是帮人保管,又怎能起贪心呢?”赵江冷笑道:“最初若不是看在宝藏的分上,我岂会无缘无故地去救他?”

说完,赵江不管妻子劝止,把拷贝的水晶杯交给了柳生。柳生接过水晶杯扫了一眼,没有发现漏洞,面色如常地将杯子放入怀中,赵江这才放下心来。

柳生脱离后,赵江赶忙拾掇家当,举家迁回了老家乌山县,这是为了防止柳生发现杯子被互换,回头来寻费事。

赵江回到老家后不久,中秋佳节到了,晚上孙氏预备了酒菜,赵江兴味盎然地拿出水晶杯,斟上酒,想等候那奇特的一幕重现。但是过了良久,杯底仍然空无一物,金龙一直不见踪影。赵江心中一沉,忽然觉悟过来,对孙氏道:“难道这本便是一只一般的水晶杯?姓柳的猜到我会互换他的杯子,所以故意在杯上做了四肢来诈骗我。”

孙氏听后,疑问地说道:“那柳生为何要用一只水晶杯来骗得另一只水晶杯?这样做他得到了什么优点呢?”

赵江抑郁地道:“这我还没想理解……”

所以,赵江每天无事时,就拿着水晶杯重复观看揣摩:为何那天倒入酒后,杯中会呈现一条金龙,难道这杯子有什么机关?总算有一天,他发现水晶杯的底部有些异常,细心一看,杯底有一道极细的裂缝,难道这杯子的底座是能够取下的?赵江试着旋转了一下,杯身与底座公然分离了。赵江思索了好久,总算理解了杯中呈现金龙的奥妙,自己果真被柳生戏耍了!赵江气得破口大骂,但是过了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打量着手中的水晶杯,脸色由阴放晴,显现出一抹阴恶的笑脸。

第二天,赵江来到前街的王记当铺,从怀中拿出水晶杯放到货台上,高声道:“掌柜的,典当!”当铺王掌柜见来了生意,忙迎了过来,他拿起水晶杯看了看,问赵江要当多少银子。赵江道:“当一千两白银,当期一个月。”说罢,赵江往杯中倒酒,酒满之后,杯底又显现出了一条金龙,王掌柜看后连声称奇,当铺外过往的大众也都竞相拥进来观看。

过了一瞬间,杯中的金龙又渐渐含糊消失了,王掌柜回过神来,按捺不住心中的振奋,对赵江道:“宝藏我一千两银子收了,月利五分。假如到期不取,就成了绝当,宝藏归当铺一切,当然,如有丢失,我会双倍补偿的。”

赵江微微一笑道:“其他方面我没有贰言,仅仅宝藏如有损坏,我要你将这家当铺典当给我。”

原本,赵江目睹王记当铺生意兴旺,就起了贪婪之心,他将水晶杯从头做了一番四肢,拿到当铺进行敲诈。

王掌柜尽管有些踌躇,但利息与宝藏真实诱人,最终仍是容许了。一个月的期限转瞬就到了,赵江准时来到了当铺,大众们也从五湖四海赶了过来。原本祥龙水晶杯的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全城的人都知道了,咱们都想来见识见识宝藏的奇特。赵江心想,人来得越多越好,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就不怕王掌柜抵赖了。

王掌柜见了赵江,取出水晶杯还给他,要他拿赎银来。赵江不慌不忙地说道:“且慢,先让我验证一下,看宝藏是否有损坏。”说完,赵江将酒倒入杯内,等了半响,杯底没有浮出金龙。

王掌柜的脸色一片惨白,赵江上前一把抓住他,怒道:“为什么金龙没有呈现?一定是你贪心,将水晶杯互换了!”

王掌柜匆促分辩:“我王某开店多年,诚信为本,怎会干这等事?这其间一定有什么误解。”

赵江大叫道:“不管是何原因,横竖宝藏不灵了,现在我有当票在手,又有在场的同乡作证,你得遵循约好,将当铺典当给我!”说完抽出随身带来的刀,“啪”的一下,狠狠地砍在货台上。

王掌柜吓得浑身哆嗦,哆嗦着双手就要去写店契。正在这时,一道人影闪进店内,只见来人手持长剑,腰间挂着一块雕鹰的金牌,在场的人见了,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认出来者正是飞鹰帮的常帮主。飞鹰帮的弟子原都是街头卖艺杂耍之人,亦正亦邪,行走黑白两道,无人敢惹。所以咱们远远地退到两头,静观其变。

常帮主径自走到货台边,将那只水晶杯拿过来,手一转,就将底座取下,然后,他从怀中拿出另一个相似的底座,从头将杯子合上,再倒上一杯酒。这时,奇特的一幕呈现了,一条金龙在水晶杯底显现了出来。赵江见工作暴露,想要夺门而逃,却被人群堵在了门口。王掌柜对常帮主连连称谢,问他是怎么得知杯中秘要的。

常帮主道:“这水晶杯原本便是咱们帮中之物,特制来招供玩乐的。杯底是凸出的半圆形,由于折光的原因,很难看清底座上用蜜蜡画出的金龙,但是当杯中倒上酒后,光线发作改动,杯底就会呈现出放大成正立的金龙虚像。又由于杯底凿有细孔,酒液经过孔道沁入杯座,将蜜蜡渐渐消融,金龙就会消失。若要金龙重现,只需用蜜蜡从头画上去,或是换个杯座即可。”

常帮主提到这儿,回身用凌厉的目光盯着赵江,冷冷地说道:“几个月前,你这飞贼蒙面夜闯我飞鹰帮,盗走很多金银珠宝,其间就有这只水晶杯,更可恨的是,你还杀戮了我帮数名弟子。过后本座派人四处探问,总算探问到此地传出了祥龙水晶杯的音讯,所以就特地赶来,在此等候……”

赵江听到这儿,吓得魂不附体。传说三个月前有个神偷夜闯飞鹰帮,看来此人便是柳生了。直到这时,赵江才理解了柳生的真实意图—使用水晶杯陷害嫁祸,让自己当他的替死鬼。想到这儿,赵江匆忙对常帮主道:“不是我,偷盗杀人的是一个姓柳的墨客啊!”

常帮主怒喝道:“墨客岂会武功?你休想嫁祸于人!”说完长剑一挺,刺进了赵江的胸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