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我没亲身经历,是上夜班的搭档告诉我的。

快深夜了,一个父亲带着中学生容貌的女儿来看急诊,女儿说自己肚子疼得要命。衣服一掀,急诊医师瞠目结舌:一个大冬瓜,怎么看也像妊娠八月。

一问年岁:十六。急诊医师吃了一惊。细看看,小姑娘长得真不瘦,冬瓜身子南瓜脸,圆嘟嘟的婴儿肥——说不定,便是太胖了吧。惊疑不定了半晌,急诊医师问:“你来功德了吗?”她答:“来了。”

急诊医师一想,自己问得欠好,这问题有两种解读:一种是问她来过初潮没,另一种是问她最近来功德了没。也不知道小姑娘究竟答的是哪一种。

她年岁这么小,更多的问题欠好出口了,会被家族打。那,先验个尿吧。小姑娘拿了量杯进了卫生间,蹲下,乒一声,就把孩子生在便池里了。

咱们医院粗陋,卫生间便池是那种长条式的,只用隔板距离。正好她近邻蹲了一个检验科的医师,听到这边声响不对,探头一看,登时就愣了。

旧式便池,隔五分钟主动冲一次水。这时就听见墙上的水箱里,霹雷作响,水哗哗下来了。小姑娘就傻呆呆地愣在便池上,直瞪瞪地往下看,如同自己也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东西。水流微弱得很,哗啦啦往前涌,立刻就要流过来,带着粪便、手纸和婴儿,一向冲进下水道了。

好个检验科女医师,真是条女汉子,当此风险关头,一手拎着裤子,冲过去,另一只手,刷一下把婴儿从大便堆里捞上来了。她举着婴儿,声嘶力竭地大喊:“妇产科来个人呀,有人把孩子生厕所了。”

还好,妇产科就在一楼,有小护理跑过来一看,回去喊了一下,就和助产士拿着器械盘过来,先把脐带剪了,小婴儿“哇”一声哭起来。

——我也是听他们讲这件事,才第一次知道,要剪了脐带,婴儿才会哭。

再看那个带女儿来的父亲,张大嘴,坐在凳子上,岌岌可危,像随时就要昏过去的姿态。

这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呢?女儿怀孕到要分娩了,家人都没发现。是留守家庭?单亲家庭?仍是单纯便是爸爸妈妈的忽略?

急诊医师没有问。这不是医师该管和能管的范围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