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配图:夜晚与白日的月亮。 @开哥顺手拍」


1/

慨叹人生苦短,自古以来一向便是文人墨客用以抒发的永久主题。

在李白的诗篇中,也多有吟咏。

喜爱喝酒的李白,当他把慨叹人生与纵酒高歌相关在一同,一首诗就有了超乎寻常的滋味。

比方,这一首写在他被“赐金放还”不久之后的诗篇,在李白的诗篇中毫不起眼,撒播也不广泛,但是读来带给人的感受却非同一般。

长绳难系日,自古共悲辛。

黄金高斗极,不吝买阳春。

石火无留光,还如世中人。

即事已如梦,后来我谁身。

提壶莫辞贫,取酒会邻居。

仙人殊模糊,未若醉中真。

——《拟古十二首·其三》

细细品尝,会从这首诗中读出多种滋味,读着读着,就会逼真感受到李白那一刻五味杂陈的心境。

2/

太阳就如同一匹远古洪荒而来的野马,任你骑术再高,任你识马驯马的本事再强,你也对它力不从心,手中空有可以束天缚地的绳子,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野马纵身远去。

没有谁可以拦住和征服太阳这匹马,由于没有比时刻更高超的骑手。自古以来,人类有的仅仅长长而又无法的哀叹。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

心机飞扬,文采出众的李白,对韶光易逝人力不逮的感受就愈加敏锐而深入。

李白明知年月无情,年月一去不返,但他并没有夸大的去慨叹,而是安然安静的把这一现实叙述出来,长绳难系日,自古共悲辛。

在这一点上,小弟杜甫就远远没有大哥李白的洒脱。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苍茫。杜甫的诗句中容易就袒露出无法与淡淡的失望心情。

至于李白之后,几位同为李姓的诗人,表达的就更直接了一点。

李商隐说,夕阳无限好,仅仅近傍晚。仅此一句,诗人的姓名就可以改为李伤瘾,一个伤感上瘾的人,不免不被失望捆缚了思维。

李煜说,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一个如此失望低沉的人,又怎能做得了一位胜任的帝王?!

李清照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女性毕竟是女性,流泪是天分,比较李商隐和李煜而言,反倒是真话实说,心境上远胜了两个大老爷们儿。


3/

说一个人有钱,庸俗的表达可以用财大气粗,文雅一点的表达可以用富甲一方。

李白的表达既不庸俗也谈不上文雅,黄金高斗极,说李白夸大不足以表达这种夸大,应该用惊世骇俗这个词。

黄金堆积起来有斗极星那么高,这才叫真有钱。

即使是如此有钱,也不吝用来购买艳阳三月的春色,惋惜的是谁也买不到,不管有多少钱,也仍然买不来逝去的韶光。

一刻千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后世《增广贤文》中这句话,又是一句大真话,刚好用来印证李白这一句,黄金高斗极,不吝买阳春。

4/

石火无留光,还如世中人。

即事已如梦,后来我谁身。

一个人短短的终身,与浩渺无垠的韶光长河比较,就像石头与石头敲击碰撞出的火花,瞬间一闪,就平息了,任谁再也瞧不见。

尘寰往事,昙花一现,往事如梦,云消雾散,生命逝去,若有来生,我会变身为谁?

风驰电掣,翻来覆去,若有前生,又是谁幻身为我?

生而为人,在苍茫世界之间,远比微尘愈加藐小。想想,就像苍茫大地之中,一个举目无亲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六合一逆旅,同悲万古尘。

李白的感受,不是他一个人的感受。他说出了每一个人内心深处想表达却又表达不出来的心情,这也正是这些语句穿越千年幽长的地道,仍然明晰回响在咱们耳畔的仅有原因。


5/

我喜爱李白,便是喜爱李白的豁达。

明知人力无法挽回韶光的远去,那就任韶光随风而逝。咱们该喝喝,该吃吃。

此时,哪里还有哭穷的必要呢?赶忙提壶满酒,叫上左邻右舍,咱们一同开怀畅饮。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若说李白奉劝朋友的这一句,稍见李白的豪爽,提壶莫辞贫,取酒会邻居,这一句才见李白的大气与霸气,他是在奉劝普天下之人,都要安然面临人生苦短。

有人说,李白过度宣传了饮酒作乐灯红酒绿的颓丧建议,我并不附和这种浅陋的论调。

相反,我更乐意从这些诗句中,静静品尝出李白对日子的豁达情绪,品尝出李白精力中坦荡豁达的一面。

原野多白骨,幽魂共销铄。

荣贵当及时,春华宜照灼。

依照这样的思绪去感受李白这些诗句,是不是觉得很熟悉?

所以,《唐宋诗醇》中才有对李白这些诗篇的如此点评:

白之诸作,体虽仿古,意仍自运,其才无所不有,故辞意收支魏晋,而大致直媲西京,正不用拘拘句比字拟以求之。又,其辞多有寄予,当以意会,更不用处处牵合,如旧注所云也。

6/

作为一个忠诚的道教徒,炼丹求仙一向是李白重要寻求之一。

但是在这首诗篇中,李白却直抒己见,所谓得道成仙那一套都是闲扯淡,什么也不如一醉方休来得实在有感。

仙人殊模糊,未若醉中真。

仙人如幻,模糊迷茫,醉中求真,酒后的恍然如梦也是真逼真切的阅历。

李白看穿了人生的本相,并说破了人生本相。

那些一向奉行看穿不说破的虚假油滑之徒,跟李白比起来,就忽然像极了一张荒坟上早已糜烂残碎的压坟纸,脏而又乱,风一吹,就四下飘散了。


7/

实际上,李白这首诗更应该算作一首道理诗,而不是我标题所说的劝酒诗。

借酒说理,因理劝酒,因理因劝而喝酒,都是李白日子的一部分,或许也是咱们每一个人日子的一部分。

即使没有酒,也有足以代替酒的东西。

比方,陶渊明这首《杂诗》: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涣散逐风转,此已十分身。

落地为兄弟,何须骨血亲!

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

及时当勉励,年月不待人。

品尝一番,是不是又有了新的发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