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虻

该安排长时间公开在加来区域持手枪、火药枪、砍刀、斧头、钢管等凶器,屡次蒙面施行各类违法19起,共形成1人逝世,3人轻伤和1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

符建荣,海南临高县人,人送外号“雷山君”。1992年出世的他,20岁便被关进大牢,出狱后纠合一伙人为非作歹,逐渐称霸一方。

2018年12月23日19时,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当庭对符建荣等19名被告人涉黑案进行一审宣判,符建荣犯安排、领导黑社会性质安排罪等6宗罪,决议履行有期徒刑23年;其他18人别离获19年至2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据记者了解,该案是海南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海南西部涉黑案子中涉案人数最多、违法事实最多的一同涉黑违法案子。

“马仔”不听话被电击

在海南临高县,符建荣可谓是“大名鼎鼎”。年岁不大,文凭不高,已坐过一次牢,干的是敲诈勒索、收保护费、强占疆场的罪恶阴谋。2012年11月16日,因犯不合法拘禁罪,符建荣被临高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于2014年5月4日刑满释放。

法院查明,2014年5月,刑满释放后的符建荣,先后伙同他人在临高县加来镇某商务酒店等地,以“摇鱼虾”为赌博方法开设赌场,不合法高利放贷。符建荣纠合被告人谢志豪、符招荣等人为其赌场服务,并暴力索债,其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安排领导地位逐渐建立。

2014年5月至2017年8月间,符建荣连续纠合多名“马仔”,施行成心伤害、开设赌场、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成心损坏资产等违法违法活动,采纳暴力、要挟、滋扰等手法追讨高利贷,干预民间胶葛、收取保护费;别的,他们强占疆场,打砸瓜菜纸箱、槟榔出售运送车辆,妄图不合法操控加来区域出售市场。

据介绍,该安排共有成员19人,其间多为累犯、吸毒人员和无业青年,成员们视符建荣为“带头大哥”并遵守其安排。符建荣要求安排成员有必要遵从安排,部分安排成员因在赌场工作中不活跃,曾被叱骂乃至被他持电棒电击。

为拉拢成员,符建荣使用长时间租借的兰鹰商务酒店502、522房和在加来新村的家作为集合点,供团伙成员住宿,安排安排成员吃喝、文娱,并均由他买单。新年期间,符建荣给团伙主干谢志豪、符招荣等发红包,关于其他成员,会恰当给予酬劳。

树“威信”干预土地胶葛

2015年11月份,临高县加来镇兰奇村乡民符达强在自家宅基地上建地基。外号“不风”的人对该块宅基地有争议。“不风”恳求符建荣出头处理,并答应分一半给符建荣。

2015年11月23日18时,符建荣开车载谢志豪、符招荣到符达强的宅基地上。符建荣叫谢志豪、符招荣将符达强已建好的地基基桩推倒并砍坏部分建筑材料。

次日,符达强父亲符发兴到加来派出所及加来农场疆土环境资源管理办公室报案。符建荣一路跟从并正告符发兴,让符发兴退出宅基地或给2.5万元,不然禁绝建房。符发兴因惧怕符建荣的实力,至今不敢在宅基地上持续建房。经判定,被损坏地基桩修正费用为1800元。

2016年头,谢某向符建荣告贷5万元。符建荣扣除8000元利息后,让手下将4.2万元告贷交给谢某。之后符建荣屡次要挟谢某,随意索要高额利息。因惧怕符建荣的黑恶实力,谢某向亲朋借钱连续归还符建荣利息合计25万元。

到了2016年末,谢某因急需归还亲朋告贷,无法再次向符建荣告贷10万元。这次,符建荣扣除1.8万元利息后,将8.2万元转账到谢某妻子的账户。尔后,符建荣持续要挟谢某归还高额利息,并强逼谢某先后签了10万元、15万元和7.2万元借单各一张。

2018年2月,符建荣通过妻子将借单交给王某,让其强逼谢某还钱。谢某家中被人用赤色油漆喷涂“欠债还钱”,谢某托王某将15万元转交符建荣。但是,符建荣仍不满足,王某再次持7.2万元借单要挟谢某归还高利贷时,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符建荣通过放高利贷给谢某,共不合法获利24万余元。

据了解,符建荣团伙通过收保护费、开设赌场等违法违法活动,共不合法获利80余万元。其间,符建荣开设赌场不合法获利约45万元、高利贷不合法获利24余万元、讨取“保护费”不合法获利3800元、干预民间土地胶葛获利10余万元,上述部分获利金钱用于保持安排生计和开展。

一言不合打人砸车

2017年1月间,符建荣持会员卡到兰鹰商务酒店处理积分入住,酒店工作人员袁某奉告其会员卡已撤销,没有积分入住的状况。符建荣听后,便指派谢志豪对袁某的小轿车施行打砸。2017年1月8日清晨1时许,袁某的车辆被蒙面的谢志豪等人打砸。

2017年4月30日,在兰鹰商务酒店五楼的一个客房,符建荣指派冼冠龙打砸谊拉客休闲屋。冼冠龙纠合符笃优、符祥,三人蒙面驾驭一辆摩托车至谊拉客休闲屋处,用石头打砸谊拉客休闲屋及近邻金六福珠宝店的大门。过后,符建荣收到谊拉客休闲屋老板王景照2000元后,交给冼冠龙、符笃优、符祥各300元酬劳。2017年5月30日,经符建荣赞同,冼冠龙与符笃优蒙面持钩刀打砸谊拉客休闲屋及近邻金六福珠宝店大门。经判定,两次打砸谊拉客休闲屋门形成丢失2925元,形成金六福珠宝店丢失990元。

同年2月9日正午,王晓康与王泽业骑车通过加来车站路段时被符建荣、谢志豪、李贤梭、孙庆礼等人阻挠并发作口角,李贤梭、谢志豪殴伤王晓康,并向其索要6000元,经王泽业阻挠后两边各自脱离。当天19时许,王泽业给符建荣、李贤梭打电话,两边在电话里发作争持并约架。随后,经符建荣赞同后,李贤梭招集谢志豪、王永评、孙庆礼、虞衡良等人蒙面,持两把枪支、长柄钩刀和砍刀,乘坐符招荣借的一辆皮卡车前往阿哥传奇KTV。

其时,李贤梭等人在阿哥传奇KTV邻近发现王泽业等人,谢志豪、王永评随即向王泽业开枪,击中王泽业和行人林凤先。之后,符建荣给谢志豪约1000元作为跑路费。经判定,林凤先所受损害为轻微伤。

法院查明,该安排长时间公开在加来区域持手枪、火药枪、砍刀、斧头、钢管等凶器,屡次蒙面施行各类违法19起,违法2起,共形成1人逝世,3人轻伤和1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

“黑老大”被判23年

“现在宣判,整体起立。”2018年12月23日19时,通过5天庭审,海南二中院对符建荣等19名被告人涉黑案进行一审当庭宣判。

经合议庭评议,依据法令的相关规定,海南二中院作出判定,判处符建荣犯安排、领导黑社会性质安排罪,成心伤害罪等6项罪过,数罪并罚,决议履行有期徒刑23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悉数产业。

一起,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的3名主干成员谢志豪、符招荣、冼冠龙,被判处19年至1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的6名活跃参与者,判处13年到8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的6名一般参与者,判处6年6个月至2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陈某志、王某筑、王某龙3人非该安排成员,因犯成心伤害罪被判处10年至3年不等有期徒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