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想叙述的这个工作,应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二十多年前,应是九十年代初期的姿态吧。那个时候的歌坛盛行着特性、原创、横冲直撞与特立独行。崔健、张楚、窦唯、郑钧……一个个大神般的姓名,放到今日也是如雷贯耳、铿锵有力的。

但是,我今日讲的这位歌手,不管在其时,仍是在现在,或许都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听过他唱的歌。我也仅仅在多年前的那个下午,偶尔翻开收音机,遇上了他的声响。我乃至不知道他的姿态,他的歌声仅仅我芳华中的惊鸿一瞥,也是我芳华年月里的一份奥秘的浪漫。

那个平常的下午,我也是与平常相同,坐在书桌前,翻开我的收录机,一边收听电台播送,一边随意翻看着一本小说。

好像是成都播送电台的一个什么节目吧。那天,电台主持人把一位漂泊的歌手请到了电台里。主持人介绍说,这位歌手是他在华西医科大学的学校里遇到的,那天歌手站在学校的路旁边演奏吉他歌唱,主持人被深深地招引了,所以,便把歌手请到了电台里来为我们演唱。

跟着一阵吉他声响起,我听到了一个沧桑的声响:

“我丢了家里的钥匙,站在风中我该往哪里去?

我丢了家里的钥匙,站在风中我不知道往哪里去?”

心情就这样莫名地被打动了,在听了歌手的榜首声吟唱后,我迅速地找出了一张空白磁带,放进收录机里,按下了录音键。

“我的忧伤向谁倾诉,当我注视你的双眸,

我的忧伤向谁倾诉,黑夜里那盏不灭的灯光。”

歌手的嗓音消沉、如泣如诉;歌曲旋律动听、撩人心绪。那是一种看似不经意唱来,却直击人心的声响。

“前方的行人请你闪闪道,给我一点点空间,

让我看看宣传栏上的人民日报,离春节还有几天……”

主持人介绍说:歌手一个人漂泊过许多的城市,他在各个城市的大学学校里演唱,似独行侠般,浪迹天涯,途中也结交了许多的朋友,却从未曾停下脚步。

以歌手的才调,在那个推重原创摇滚的年代,他完全可以在一个大城市里悉心开展,必定有人会发现他、发掘他,但是歌手为什么却挑选了漂泊?

他内心里有什么样的故事,有什么样的抱负?他所向往的人生是不是和大多数人都不相同?

那天歌手还唱了一首英文歌“走自己的路”。

“WALKING MY OWN ROAD,LET MYSELF SHOW”

(走自己的路,展现我自己。)

“WALKING MY OWN ROAD,NEVER MIND OTHER’S EYES”

(走自己的路,永不介怀别人的眼光。)

歌手一共大约唱了五六首他原创的歌曲吧,每一首都是说不出的回肠荡气。让我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桌旁,痴痴地听了一个下午,即便多年今后,回想起其时的情形,仍然让我向往。

那盘录音带,后来我也一向反反复复地听着。我乃至还幻想着,会不会有一天歌坛上呈现一颗新星,便是这个漂泊歌手。但是,什么也没有发作,从那天今后,漂泊的歌声便隐姓埋名,不知道又迈向了什么样的前方。

后来跟着年月的消逝,什么CD、DVD、VCD呈现,那个录音机和那些磁带就逐渐放置在了角落里,歌手的歌声在我的记忆里也慢慢地变得含糊残损;再到后来,跟着我的生长、成婚、生孩子、期间又搬了好几次家,那盘磁带就再也找不到了,从此,这位漂泊的歌手在我的生命里再也无从寻找了。

推荐阅读